APP无线经典三人跑得快

19910
    周庭的白痴病历
    2019年09月02日 来源:港嘢茶餐厅 编辑:林浩盛

    上一回港嘢君曾提及,黄之锋、陈浩天、周庭三名乱港分子在8月30日被捕。这三人中,周庭是唯一的女性,也是“祸港马前卒”中较少的女先锋之一。她被追随者吹捧为“学运女神”“民主女神”,但实际却在港独势力内部的权斗中失势,被讥讽为“乱港花瓶”。


    图为8月30日周庭(右)被押往香港湾仔警察总部

    “小太妹”咸鱼翻身



    周庭生于1996年12月,她至少有三副面孔。


    她时常穿着蓝色牛仔裤与黑色T恤衫,她是街头骚乱中的“小太妹”,被追随者吹捧为“街战女将”。


    她在立法会或外事场合则多以浅色衬衣和宝蓝色长裙的“斯文装”示人,她刻意打造“学民女神”“民主女神”的形象。


    图为乱港分子周庭被封为“学民女神”

    周庭还时常出现在电视综艺节目中。她要么短裙热舞,要么和服上身,嗲声嗲气,并与一些男嘉宾打情骂俏。


    自十四岁起,周庭就因为“多面”形象而被乱港团伙相中,从街头跑腿迅速爬至“学民思潮”的领导层。


    所谓“学民思潮”,是一家臭名昭著的“港独”组织。2010年,香港特区政府拟推行“德育及国民教育科”,旨在帮助年轻学生养成良好的品德和国民素质,以及对国家的认同。不料,此举受到“港独”势力的阻挠,他们鼓动部分年轻学生走上街头,掀起所谓“反国教”运动。


    在这场社会运动中,黄之锋、罗冠聪、周永康、周庭等旗手人物迅速声名大噪。那一年,周庭只有14岁,正在香港嘉诺撒圣家书院读中学。


    外界传闻,周庭的学习成绩很差,个人通识教育科政治题目测试差点不及格。所以,她很反感增加新学科。


    这一传闻也可从侧面得到验证。2013年4月,香港《星岛日报》邀请周庭参加一场模拟考试,要求用中文试做香港文凭考试通识教育科的两道政治题目。


    结果,香港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许承恩给出的评卷成绩是“大致中等”,尤其对于有关“国民身份认同”的题目表现最差。


    为确保评卷的公平,《星岛日报》并未向许承恩透露考生的真实身份。此事曝光后,香港舆论质疑所谓“学民女神”“民主女神”原来是“政治白痴”。


    这也不能全怪周庭。她自幼就被家人申请有英国国籍,是英国公民,一直就读英式教育学校。这也为她此后的政治生涯埋下致命隐患。


    她在校人缘也欠佳。多名中学同学反映,周庭“孤僻”“霸道”“有心计”。


    “中学没有朋友,做project(专题研究)常分不到组,都会不开心,觉得好像无人可以帮到自己。如果老师介入事情,只会令事情更坏。”2019年3月,周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及当年“那种无力、孤单的感觉”。


    咸鱼翻身的机会来了。2012年5月,正在读中学四年级的周庭如常宅在家中,无意间在Facebook上看到“反国教”游行的照片。


    她原本就讨厌读书。如今,又要“多读一科(德育及国民教育科)”。愤怒之下,她决定走上街头为“学民思潮”当义工。


    初入“学民思潮”,周庭被安排走上街头填表、“嗌咪”、派传单。但这些外围工作,依旧让“不合群”的周庭感受到自身存在被利用的价值。


     “(当时)只是一名连做校内汇报都会感到紧张的女生。”2014年10月,发表在香港《苹果日报》一封公开信中,周庭也承认参加街头运动为她带来人生的改变。


    在乱象丛生的街头政治中,周庭的确走出了由学业失败、同学孤立所带来的挫败感,并迅速钻营到乱港组织的上层。

    周庭的加入,助长了黄之锋的乱港行为,随后更是成为黄之锋身边的“得力同伙”。


    “一个身体里住着好几个灵魂”


    周庭不仅善于装乖卖萌,更善于自我形象的经营以及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钻营。2013年前后,她已因“外表言谈得体可爱”,被任命为“学民思潮”的发言人。


    但周庭不甘心只做“传声筒”。与林朗彦、黎汶洛、黄子悦、刘貮龙等“学民思潮”的前任发言人们相比,周庭更有野心,她着力打造“学运女神”的个人形象,直接向“民主女神”陈方安生看齐。 


    在《陈方安生的“女神史”》一章中,港嘢君讲到陈方安生“穿红衣”“抢C位”,此外,这名硬核政客还会带领“手袋党”风情万种地为英国港督献歌献媚。


    周庭也擅长表现柔弱的一面以博得好感。一篇题为《表面柔弱害羞,实际刚强健谈》的专访中,周庭自称“很喜欢水的世界”,还吹嘘两岁半就开始学游泳。但是,她话锋一转却自称“今天不过行五分钟斜路,都略见气喘”。


    这却掩饰不住周庭在街头狮吼的真性情,在“学民思潮”“雨伞运动”“反送中运动”等多轮暴乱活动中,外界已熟悉她身穿黑衣、手握话筒、穿越栅栏的身影。


    周庭也意识到自己是个“充满矛盾的人”。她在接受香港媒体专访时还举例说,小时候“外向、顽皮、反叛”,中学时则“内向、寡言、不合群”。“不合群”的周庭,在“学民思潮”思潮内部选择了更孤僻、更偏激的黄之锋。


    2016年3月,林朗彦、锺晓晴等创建者相继离去,“学民思潮”寿终正寝。同年4月,黄之锋、罗冠聪则在周庭等人的拥簇下,聚集残兵败将组建“香港众志”,鼓吹“香港民主自决”。



    周庭因拥戴有功而被委任为副秘书长。这时,已是政党的“香港众志”,不能只搞街头打砸抢烧了,这家由街头混混加暴徒聚集而来的所谓政党开始改善形象。


    周庭频繁参与综艺节目、电视论政,甚至自拍形象宣传片。2018年4月,“香港众志”在facebook发布一条短片,黄之锋、周庭、陈志全等乱港头目悉数亮相。



    在一个黑板和讲台的背景中,周庭一身浅色上衣、黑色长裙,以成熟的女教师形象示人。但是,所授内容则是鼓惑中小学生上街参与游行。


    “荼毒青少年学生!”香港《文汇报》曾经如此痛斥“香港众志”乱港行径。其时,它还大搞电影展、举办“导赏团”、组织图片展等活动,企图对香港新一代年轻人“洗脑”。


    但周庭多次遇上真对手。2018年1月,周庭被取消议员参选资格后,跑到《城市论坛》节目上“喊冤”,这也成为“女神”的滑铁卢:在当天的节目里,来自香港一所特殊学校的教师蓝雪宝驳倒周庭。


    她三句话揭露周庭的“港独”真面目:“一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,自然没有资格参选中国香港的立法会;二曾经侮辱国旗,单从这点已可被DQ(取消议员参选资格)。”


    蓝雪宝还要求周庭亮出香港身份证,看看背面是否印有“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”的区徽,如果不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,就“烦请剪掉”。


    蓝雪宝老师因此被海内外网友尊称“正义姐”。经此一役,被当场“KO”的周庭轻易不敢再参加电视辩论,而是将精力用在“找洋人、告洋状”上,这与正在就读的专业倒是一脉相承。


    2017年年底,周庭进入香港浸会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系,操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日语,这被认为对祸港乱港的“勾连事业”大有裨益。


    从“女神”到“花瓶”


    外表装纯卖萌的周庭,颇有心计和政治手腕。


    2018年5月,“香港众志”实行换届,“学民系”与“学联系”权斗严重。最终,“学联”头目罗冠聪从连任两届的主席职务上落马,退居二线任常委,他的女朋友、原副主席袁嘉蔚则不忿男友失势,直接宣布退党。


    “学民系”成功抢夺党内权柄,前“学民思潮”创办人林朗彦开始出任党主席,黄之锋继续担任秘书长。


    与罗冠聪一道被边缘化的还有周庭,他们要么遭降职,要么被踢出常委名单。蹊跷的是,原本“学民系”出身的周庭并没随着所属派别得势而高升。


    这或许与她在立法会补选失败直接相关。2018年1月13日,周庭在社交媒体上高调宣布参加2018立法会香港岛区补选,誓言夺回其党友罗冠聪之前被褫夺的立法会议席。


    港嘢君在《罗冠聪的“聪明劫”》一章讲到,2016年10月,香港特区新一届立法会大会上,罗冠聪自作聪明,故意以反问的音调念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七个字。香港法庭作出裁决,罗冠聪等四名议员席位被取消。


    2018年1月立法会选举前夕,罗冠聪、黄之锋又双双入狱。按照规定,刑期达到三个月者五年内不能再参选立法会。一时,“香港众志”乏人可推,只有周庭形象稍好被推上议员竞选的前台。


    问题随之而来,如前文所述,周庭是英国公民,不符合立法会参选条件,为此,周庭宣布放弃了英国国籍。但马上,这枚“政治新星”又迅速面临着“众志”内外的杀伐攻讦。


    外界广泛质疑,周庭尚未完成大学课程,缺乏议政能力,更不熟悉公共政策。周庭则自称正在读政治相关专业,着装上也一改“邻家女孩”或者“摩登女郎”的形象,她穿上职业装,发型比往常也更齐整,塑造出一副“知识女性”的妆容。


    内部也诘责不断,周庭被指抗压能力不足。她也确有临阵脱逃的前科。2014年10月,“雨伞运动”正甚嚣尘上,周庭却突然发表公开信,宣布卸下“学民思潮”发言人一职。


    对此,周庭辩解说,当时“我只有十七岁,面对非一般的压力,我真的感到极度彷徨及疲倦”。周庭还将责任归咎于一通电话,归咎于她的家庭。

        

    据称,周庭正在参加“学民思潮”会议时,她的母亲打来电话嚎啕大哭,周父则直接下令,“情况危急,你要即刻走,即刻去机场!”


    她表示,自己当时不愿听父母的话。最终,双方各让一步:周庭不用再去英国,但必须辞去“学民思潮”的发言人,远离镁光灯,转任资金募集、整理账单等后勤岗位。


    后来,当“香港众志”无人可参选立法会议员时,周庭又被推上政治舞台。但是,2018年1月,香港立法会选举委员会根据《立法会条例》作出裁定,“香港众志”主张“民主自决”,故对周庭的提名无效。


    2018年1月,拟参加港岛区立法会补选的周庭,被选举主任以不拥护《基本法》及效忠香港为由,取消参选资格

    周庭提名无效的决定通知书


    这次,周庭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,还成为“香港众志”参加选举失败的替罪羊,党内各派广泛质疑她的能力,更讥讽她为“花瓶”。不久,周庭就在换届中被踢出领导层。


    由乌合之众汇聚起来的“众志”,发生类似的内斗已非首次,烂帐更是一箩筐。2018年,一直被黄之锋视为“自己人”的林淳轩就因“违反党内财政处理程序”,被免去常委职务并被踢出党。



    厚颜送上门,勾连反华政客


    周庭自幼推崇日本文化。她自称,担任“学民思潮”发言人期间要经常与日本媒体打交道,所以“半桶水”的日语水平进步神速。


    她还自述,从小就时常瞒着父母偷看日本动画片《偶像宣言》。2016年,她还公开以日本动画《心理测量者》(Psycho-Pass)的剧情来抹黑香港警察,声称期待“一个没有警察的世界”。


    港嘢君认为,只有做贼心虚者才会期待“一个没有警察的世界”。今年年初以来,“反送中”行动逐渐从示威演变成暴力骚乱,暴徒们使用自制燃烧弹、弓箭、打鱼枪等袭击警察和市民。


    但周庭之流却频繁勾结海外反华势力和不良媒体,恶意抹黑香港特区政府和警察,企图制造“两个舆论场”。


    2019年1月9日,周庭在社交媒体facebook上发布与反华政客枝野幸男会面的照片,投其所好称同是女团“粉丝”,并声称他们在一起“讨论香港事情”。与这名反华、反社会的极右翼政客勾连后,周庭得以借势走上日本TBS电视台、走进日本高校等大肆唱衰香港。


    图为周庭(右)与日本反华政客枝野幸男(左)见面

    2019年6月10日,周庭再次窜访日本。在“日本记者俱乐部”的记者会上呼吁日本政府干预香港事务,并向台湾人喊话“别信‘一国两制’”。周庭还造谣中伤香港警察正在屠杀民众,“警察并不是对准脚,而是直接瞄准头部,示威人士都感受到‘要被杀了’的恐怖感。”


    今年6月12日,香港发生“反修例”暴力冲击立法会暴乱,周庭现身日本TBS跑得快游戏直播节目《NEWS23》,用日语解说暴乱局势,同时公开就香港局势大肆造谣,恶意污蔑香港警察暴力执法。 


    谎言很快被拆穿,与枝野幸男等过气的日本政客勾连,也只能带来一时的虚荣,却没有更多实质性的进展。于是,周庭之流又改投美英反华势力的怀抱。


    2019年3月17日,周庭与黄之锋、李柱铭被发现相继鬼鬼祟祟进入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,一个多小时后又急步离开。适逢星期天,美国领事馆并不办公,这伙人的行为被怀疑是偷偷摸摸密谋乱港之策。两个月后,周庭、黄之锋与美国政客勾肩搭背的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,给香港街头被蛊惑的懵懂少年制造出有“美国靠山”的假象。


    2019年8月30日,周庭与黄之锋等人被香港警方拘捕,但后来又被允许以1万元现金保释,但须“守宵禁令”。但是,8月31日,获得保释的周庭又跳出来,煽动鼓惑民众闹事,继续祸乱香港。而对当日出现的非法集结和暴力行为,香港警方给予了最严厉谴责,并表示,必定对所有违法行为追究到底。


    热点跑得快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