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无线经典三人跑得快

19910
    李永达的“桃花劫”与“大兜转”
    2019年09月27日 来源:港嘢茶餐厅 编辑:陈建明

   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《林卓廷的一嘴十八针》,他在街头纵暴挑起事端后,一度被殴送医时嘴缝十八针。他口蜜腹剑,时而辱警时而假“撑警”。

    今天,港嘢君要讲的是李永达的“口蜜腹剑”。他先勾搭上助理陆凤萍,与原配陈树英离婚。十年后,陈树英又成为“小三”,成功夺得李永达……一个男人与两个女人,再婚再离再娶,还轮流入监。这种事业与情事的双重“大兜转”,也见证着乱港派一泻千里的政治颓势。

    借势上位不长久,“难夫难妻”上贼船

    2019年9月25日,李永达又走进黎智英在何文田的寓所,参与密会者还有何俊仁、单仲偕等乱港组织头目,黎智英亲自出门迎客。

    民主党前主席李永达,一度是香港政坛的风云人物。如今,这名64岁的职业政客搭上了黎智英的“贼船”。

    多年来,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以卖港求荣为生,位居“叛国乱港四人帮”之首,他在何文田的寓所也成为观察香港乱局的晴雨表。

    这一次,他呼唤李永达、何俊仁等头目,可能是密谋发动9月28日和10月1日的街头骚乱。从现场照片来看,自从搭上黎智英后,已经过气的李永达突然变得红光满面。

    △“港独”组织“民阵”召集人岑子杰(中)首次现身汉奸黎智英的密会,另外二人为李永达(左)及吴文远(右)

    李永达也曾是香港政坛的名人。1955年12月,他出生在香港,祖籍广东惠阳。1979年,从香港大学毕业后,李永达进入屯门大兴邨佛教沈香林纪念中学教书。

    短暂的教书岁月中,李永达不仅收获了爱情——如愿以偿娶到港大时期的小师妹陈树英,他还结识了时任立法局议员吴明钦,后者是李永达走上政坛的第一名“贵人”。

    在“贵人”的引荐下,李永达在1985年当选葵青区区议员,并与梁耀忠、单仲偕等人并称“葵青七子”。

    李永达不仅善于投机取巧,还擅长政治包装术。1987年,时任英国外相贺维(Geoffrey Howe)访问香港,李永达的机会来了。

    晚宴上,贺维宣布1988年香港立法局选举不是直选。这时,李永达拉出一段抗议横幅还用英文大骂贺维,“Bullshit.Shame on You”。

    经此一闹,李永达再也不是籍籍无名的小卒子。1988年,他当选葵青区议会主席。李永达擅长“借势”,他又攀附上第二个“贵人”民主党主席杨森。

    这个杨森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民国军阀,但在香港具有不小的政治影响力。他不仅与李柱铭、何俊仁等民主党大佬熟悉,还与黎智英是连襟关系,俗称“担挑”。港嘢君在第一回《“拆家”黎智英》讲过,黎智英的第二任妻子李韵琴,正是杨森夫人的胞妹。

    搭上“贵人”杨森后,李永达也就融入黎智英、李柱铭、何俊仁等大佬的小圈子。2004年9月,杨森宣布放弃连任,直接将李永达推上民主党第三任党主席的座位。

    高处不胜寒,李永达不仅面临着派系的倾轧攻击,还被同僚批评“只有小智慧小脾气,匮乏大智慧”。李永达不甘寂寞,还生出让他毁誉参半的“桃花劫”。

    政坛之上,李永达节节败退。2005年5月,李永达代表民主党参选行政长官,最终连提名都未能通过;2011年12月,李永达又在党内选举中从主席降为副主席;五年后,李永达又失去了荔华选区的议席。

    李永达一直谋划着东山再起。2012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中,他与妻子陈树英更是双双落选。自此,李陈夫妇在香港政坛上的影响力已近乎零。为延续日薄西山的政治生命,他们开始傍上“贵人”黎智英,频频被黎唤至何文田寓所“听旨”。

    但这对“难夫难妻”不仅没有时来运转,还相继被判入刑,一如李永达、陈树英与陆凤萍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的三角婚姻。

    △民主党在区选惨败,两名高层李永达(左)及何俊仁黯然神伤

    原配情妇玩换位,“勾女达人”乱性乱港

    李永达身高比原配陈树英矮半头,却被称为“高达”,实则“勾女达人”。

    1984年,李永达与陈树英结为连理,两名教师平淡地度过了五年时光。1992年8月,摇身变为民主党立法局议员的李永达却被发现在外面拈花惹草,他与助理陆凤萍把臂同游法国迪士尼。

    李陆二人的“甜蜜照”被香港媒体曝光后,他的第一段婚姻也亮起了红灯。

    两年后,李永达与年轻他八岁的陆凤萍结婚,这名时年38岁的助理从“小三”转为正室。

    乱港派男女关系“七国咁乱”。港嘢君在《色鬼陈浩天的一足三船》讲过,陈浩天几乎同时交往三名女友,被斥为“色中饿鬼”,前辈李永达更胜一筹。

    1999年9月,李永达又被发现“红杏出墙”,他与前妻携手游览南非,共赋同居、再续前缘。在此之前,李永达就被邻居发现与陈树英同居,两人出门总是一先一后陆续出门。

    自知身为公众人物,李永达“出轨”动作谨慎。邻居说,无论日夜阴晴,他总是戴着一副墨镜。当时,李永达并未与陆凤萍离婚。这段狗血的恋情曝光后,陆凤萍迅速宣布离婚,而李永达则开始了与陈树英的婚姻生活。

    李永达主演的“高达勾女剧”情节曲折。简单来说,就是他在两个女人之间经历三段婚姻——先娶陈树英再离婚,迎娶陆凤萍后又离婚,再娶原配陈树英。按照香港网民的总结则是“勾女劲,食完弃完再食”。

    但是,情场得意的李永达夫妇却迅速在政坛失意。外界普遍质疑李永达之德:“一个人结婚又离婚,又同离婚嘅人结婚,令人怀疑他系咪能够忠于承诺。”

    如前所述,李永达的政治生命终于“桃花劫”。他的放浪不羁却成就两名女性政客:第一次离婚刺激陈树英走上政途,第二次离婚则促使陆凤萍重返政坛。

    陆凤萍原是社会工作专业毕业生。1990年前后,她开始担任李永达的议员助理,一度帮助李永达及多名民主党议员制定选举策略。与李永达结婚后,陆凤萍逐渐淡出政坛。

    离异后,陆凤萍继续参政。经历婚变后,她更泼辣大胆频繁地穿梭于政界、社工界与宗教界,与多名乱港头目打成一片。从公开报道来看,她与戴耀廷一起亮相的次数最频繁。

    △区诺轩获李永达前妻陆凤萍家人的祝福,协助他在民主党极速上位

    2014年,陆凤萍发起“使命公民运动”,极力配合戴耀廷策动的“占中”暴乱。2016年旺角暴乱中,她又与戴耀廷联署请愿书。同年,陆凤萍还响应戴耀廷的“雷动声呐”计划,最终在基督教界别的议席选举中败北。

    来自情场与政场的双重打击,又让陆凤萍第二次淡出政坛。不过,她依旧愿意为年轻的港独分子抛头露面。

    来自“议会阵线”的区诺轩,一度深得黎智英、戴耀廷、李永达等港独大佬的青睐,正是陆凤萍的勾连之果。

    港独派人际关系剪不断理还乱。港嘢君在第十四回《变色龙区诺轩的种属科目纲门》中讲过,区诺轩的岳母陆凤娥是陆凤萍的姐妹。李永达则爱屋及乌,愿为前妻陆凤萍的“姨外婿”区诺轩穿针引线。

    浪子回头不见金,乱港“夫妻档”破产

    李永达不仅爱屋及乌,还被曝与陆凤萍藕断丝连。这与二十多年与陈树英的婚姻如出一辙。

    陈树英在一篇题为《浪子高达》的文章中回忆,大学二年级时开始初恋,男友就是李永达,擦出火花则缘于社团活动。1980年,陈树英接任香港大学社会服务团主席后发现,该机构的账户中居然有百多万港币。

    于是,她求助三届以前服务团主席李永达。交往中,两人逐渐滋生爱慕之心。陈树英身高五英尺四英寸,花名“大树”。但是,李永达只有五英尺二英寸。

    1984年,陈树英与李永达结婚。不仅男女身高不协调,从政后的李永达更不被陈母看好,“从政唔稳阵”。

    一语成谶,当选区议员的李永达勾搭上了女助理陆凤萍。婚变后,陈树英整日以泪洗面,她开始反思千依百顺的性格,也决意不再做单纯的家庭主妇。

    1990年,陈树英时年32岁,她放弃两万八千港币的月薪,毅然辞去中学的高级学位教席职位。她决定到香港中文大学读政治与行政学硕士。

    开学之际,陈树英又选择休学,直接到“港同盟”担任选举干事。那一年,在“港同盟”参加选举者就有李永达。

    陈树英改投政途与李永达有关。她自述,家有兄弟姐妹七人,全家以经营茶叶店为生,她对茶尘很敏感。所以,陈树英的志向原本是做教师,更爱诗词歌赋。

    1994年,“港同盟”与“汇点”合并成民主党,陈树英成为何俊仁的选区干事,她与“前夫”李永达的交往机会就更多了,“但好多新来的同事,不知道我们曾经是夫妇”。

    陈树英高出李永达半头被认为没有“夫妻相”,却在政途上如出一脉。

    初出茅庐时,每一名政客都在谋划如何亮相。当初,李永达大骂英国外相贺维而名声大噪,陈树英则“卧轨”一鸣惊人:2007年,为抗议港铁连接内地,她带领二十多名民主党成员闯入轻铁后备路轨范围。

    陈树英对“高达”一往情深。一篇名为《陈树英细说李永达“不忠”》的文章中,她承认李永达出轨,是对她“人生中最沉重的打击”;即便分别十一年后,她仍愿再次接纳背弃过自己的男人。

    从“正牌”沦为“小三”,陈树英最终“夺夫”成功而归于“正牌”。当被斥责“第三者”时,陈树英只是轻描淡写说了句与李永达“志同道合”。

    不过,没有对爱情的忠贞,更没有对民族和国家的忠诚,只有令港人咋舌的香艳故事:与李永达离异的11年间,陈树英几度移情别恋。当被问及其间是否有第二个男人时,陈树英很躲闪地回答,“就算有,也不是一个长久的关系。”

    李陈“夫妻档”重出江湖,不仅没有得到多少祝福反遭唾弃。如前文所述,他们政治上节节败退,最终在2012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中一败涂地。

    复婚后,陈树英与丈夫住在屯门的容龙居,客厅正对着幽幽山林,不乏鸟语花香但缺钱。多年来,婚姻的“兜转”以及选战中节节败退,让这个乱港家庭多次搬家,更面临财务破产一度欲卖房度日。

    就在囊中羞涩之时,他们还是频繁走进黎智英在何文田的公寓。

    一时十三“call”,为金卖命入刑狱

    黎智英有“祸港大金主”之称。2011年,他的乱港账目在“Foxy外泄门”中首次曝光,2006至2011年间至少提供2.3亿港币政治黑金。2014年7月,一名自称“壹传媒股民”群发电子邮件,又曝光了肥佬黎2.7亿港币的政治捐款。

    但也曾有传言,经商多年的“肥佬黎”曾濒临破产。香港媒体爆料,真正的幕后金主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西方势力。最近,“肥佬黎”还被曝勾结“金融大鳄”索罗斯,二人企图做空港股谋利,并“联手策动金融战配合颜色革命”。

    “肥佬黎”只是乱港黑金的“二传手”,并在分赃过程中雁过拔毛,长期收受黑金者还有陈日君、陈方安生和李柱铭等“祸港四人帮”。其中,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则名列榜首,从2006年至2014年,他至少收了2300万港币的黑金。

    至于梁国雄、李卓人、朱耀明,以及李永达和陈树英夫妇只分得“小虾米”。近来,李永达却呈现迅猛的上升势头,频繁受到黎智英的密召。

    尽管声名狼藉,但李永达并未彻底退出政坛,他一直担任民主党中常委一职,具有真正话事权,更是肥佬黎在民主党内的重要操盘手。

    对大汉奸黎智英的政治黑金,不少乱港分子都选择讳莫如深,唯有李永达“坦诚”相告。

    “少少金主啦”,2014年12月的一档网台节目中,李永达公开承认黎智英是民主党的大金主。或许,自知政治生命已近黄昏,李永达拼命跟紧肥佬黎以苟延残喘。

    吃人家的嘴短,拿人家的手软。在“占中”期间的一档节目中,李永达还自曝,黎智英“一个钟头打咗13次电话畀我。有单好重要嘅嘢问我”。

    一小时接到黎智英13个“急call”,金主与奴才的主仆关系昭然若揭。

    无论一级“代理商”黎智英,还是李永达等二级乱港分子,他们都是西方反华势力的奴才。2014年12月,一件名为香港“民主党选举策略”(Democratic Party's election strategy)的文件被维基解密泄露,李永达的乱港事迹赫然在列。

    2006年4月7日,时任民主党主席李永达密会美国驻香港澳门总领事郭明翰(James Blair Cunningham)。泄密文件还显示,李永达不仅详细汇报民主党的选举策略和内幕,还惺惺作态地表示,不愿与刚成立的公民党“同室操戈”争选票,并提出“两党可进行地区协调”。

    席间,李永达还向美国总领事主子推荐特首人选。他提出,陈方安生是“优秀的、善于表达的、理想的”特首参选人。

    事与愿违,民主党仍在2007年的议会选举失利,李永达也引咎辞去党主席。他迅速投靠肥佬黎,仍难止一泻千里的政治颓势。

    今年,李永达又与陈树英再“分”。不过,这次分隔他们的是铁窗。2019年4月,李永达被控在非法“占中”期间,多次在中环金钟等多地“煽惑他人”非法阻碍行车道,被判监8个月。

    眼看着“失而复得”的丈夫入狱,陈树英又做秀般地与李永达约定:出狱后,二人将听着披头士的老歌《WhenI'm64》,一起远赴北极,庆祝李永达64岁的生日。

    有意思的是,李永达最后获准缓刑两年,但李陈却仍然分离了。2019年8月,陈树英因煽动包围青山警署而被捕入狱。如今,这对“难夫难妻”辗转刑狱,如同昔日在三角婚姻的“大兜转”游戏。


    热点跑得快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