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跑得快游戏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我是偷香高手 那天强行进入她花径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
更新时间:2019-07-13 09:19:22  点击次数:
AD1

  多年混迹酒吧的经历,让我获得了偷香高手的称号。直到那天遇到了她,就在那天她被我的圆头顶着花心研磨后,我这个偷香高手却彻底沦陷了。自从那次,她被我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后,我却不可自拔的恋上了她,恋上了她身上的味道。还记得那天......

我是偷香高手 那天强行进入她花径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

  圆头顶着花心研磨

  她的眉毛长而清秀,眼睛狭长,眼角有些向上挑起,让人想起一个词,眼儿媚。她是一个眼儿媚的女人。都说人老珠黄,我通常从女人的眼睛判断女人的大概年龄,可我判断不出她的年龄,她穿灰色的丝质上衣,黑色的长裤,无疑她的身材与气质都很成熟。我喜欢成熟的女人,她们在床上有迷人的滋味。

  可我看她的眼睛,又不能断定她是成熟的。她的眼珠是纯粹的黑色,更显得她眼睛的黑白分明。眼神是清亮的,却带着似是而非的迷离,与她的成熟气质相背离。但没关系,这使她看起来更加神秘而迷人。

  她也在看我。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偷香高手,有强壮的身体与翩然的风度。我举杯对她微笑,算是打招呼。这是我的酒吧,也是我的猎艳场所。我喜欢她这样,陌生,神秘而迷人的女子。

  她走近了,对我说:“嗨!”我也说:“嗨!”我看见她不言而喻的眼神。我闻到她身上致命的香水味。

  她一定是一个要命的女人,我想要用圆头顶着花心研磨。

我是偷香高手 那天强行进入她花径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

  圆头顶着花心研磨

  房间里,有奇异的香气。我不忍心张开眼睛去探求香气的来源,我把头埋入床上凌乱丝绒里,深深地呼吸,只有呼吸,才能全情地享受这奇异的诱人的香气。

  我记起昨晚,一整夜的香艳。我跟着一个眼儿媚的灰衣女子,进了一处老式别墅。她的皮肤在汗水的滋润下像乳酪的润滑,她的嘴唇不是朱色,但火热,似可燎原的火种。那晚她被我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。夜那么短,怎么够,尽诉我对欢情的无限贪恋。

  “醒醒,你得离开了。”一个女声在叫我,这声音绵厚,在暗夜听来有别样的性感。我顺着声源一把抓住,把她拉过来:“来,和我一起,闻这欢情的异香。”她身上冰冷的衣料使我终于睁开眼睛,天,眼前这个一身白色盔甲的人就是昨晚那个活色生香的眼儿媚么?她在做什么?科学试验?她是谁?专门研究地球人的火星人?

  她站在床边,着一身厚实的白色化学工作服,她是一个冰冷的强硬的女人,她说:“你得离开。我得开始工作了。”

我是偷香高手 那天强行进入她花径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

  圆头顶着花心研磨

  门外阳光很亮,我快步地离开。有些晕眩,以致我一直走到街上,我才想起要看一眼昨夜我在怎样的房子里,用圆头顶着花心研磨不停。

  街的两边,是各式殖民时代的欧式别墅,刚才,我到底是从哪一间走出来?

  我的朋友白丽说:成功就是天亮之后完全地彻底地陌生,最好的结果是你除了记得夜晚的香艳外忘记其它所有的一切,甚至不能记起她的模样。白丽说,从我对那个,夜晚眼儿媚白天冷冰冰的女人念念不忘的程度来看,我是一个失败的偷香高手。

  白丽是一个女人。她外表与个性均向男性化靠拢。她不是同性恋者,她也不滥情。我们同情她的男友赵刚,但是喜欢她。有一个时出妙语荤素不忌的女性朋友,是大多数男人都愿意的。如我。觉得自己因为迷恋一桩神秘的艳遇而变得洁身自好,甚至想为之重做良家好男是一种作贱,而更作贱的,是还要把白丽叫来被她一针见血地刺上一刀。

  我想让自己更痛一些,来忘记一些在这个城市里,为了在一排殖民时代的旧式别墅,找一处特别的异香而四处乱窜的无奈。

ad2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经典三人跑得快
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本站不代表其真实性,若发现本站有侵权文章,EMLA至:长沙跑得快真钱邮箱 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,欢迎监督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| 版权投诉 | 联系我们 | 公益活动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@ 2017 长沙跑得快真钱跑得快游戏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